媒体报道 -- 正文

得到邓小平批准,杜义德携机枪回老家为父报仇,一战消灭百余仇人

红军时期,他是平汉线上对敌人致命一击的雄狮;抗日战争时期,他是与日寇盘旋数百次的卧龙;解放战争时期,他是以一个纵队分割战场、围歼全旅的战虎。

他是一个用手摸树皮的就能辨别方向的能人,也是一个为了心爱武器留在身边就不当长官的“幼稚孩童”,更是一个长征时期愿将仅有的食物让给战友的好人。

你要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从他能够年少参军、随军长征、办学校、当校长......种种来看,他一定曾是一个热血青年,饱含着对祖国的热爱,对军人的痴迷入的伍。有过年少轻狂,但却重情重义,不论是对待跟随自己多年的武器,还是同生共死的战友。

图1

你要问他到底是谁?他是革命军人、是开国中将、是家中孝子,也是杜义德。

1947年,是中原野战军挺进大别山的重要年份,对于杜义德而言,也是一个报仇雪恨的重要日子。

家仇得报

1930年春,正在红军中奋力抗敌的杜义德收到了一封家书。

看完家书的杜义德双手颤抖,红了眼眶,只将一张信纸紧紧地攥在手中,握成了拳头。战友们见状关切地询问杜义德,杜义德忍着哭腔说道:“家父......家父被敌军杀害了......都是因为我......都是因为我......”说罢,转身跑了出去,独自在外面抹泪。

图2

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果真如此。

原来,杜义德参加红军的事情被敌军知晓后,大批官兵立即闯入了他的家乡,他们四处寻找着,村民们见状便直奔杜义德家中报信。

杜父收到报信赶紧把家里其他人都藏了起来,独自一人面对这群野兽。那群凶神恶煞的官兵就像必须找到一个结果一般,找不到杜义德,他们就把杜父抓了起来。

他们把杜父绑在了树上,严刑拷打,还假意相劝道:“只要你把杜义德或者其他红军的行踪告诉我们,我就放过你一家老小。”

图 3

但杜义德的威武不屈、忠勇之胆正是遗传了其父,所以杜父又怎么可能屈服于严刑之下呢?

杜父仰望着天,脚踏着地,无愧于心地说道:“你们要杀就杀,我儿子自会替我报仇!”

就这样,杜父被活活折磨而死,血流了一夜,敌人找不到杜义德也只好离去,带着“已将杜义德父亲正法”的消息回去交差。

这件事情成为了杜义德心中永远的伤痛,杜义德本想立即回乡报仇,但母亲的来信中却写道:“千万不要回家为你爹报仇。”

图4

杜义德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,他也只好将这份伤痛埋在心底,直到1947年,中原野战军挺进大别山,杜义德终于跟随着刘邓二人返回湖北,看着家乡近在咫尺,杜义德终于等不了了。

“咚咚咚”杜义德叩响了小平同志的房门。

小平同志此时正在阅读文件,听到敲门声立即端坐,随即喊了一声:“请进。”

图5

看到来人是杜义德,小平同志也愣了一下,微笑着喊他坐。倒是杜义德,拘谨严肃地不肯坐下。

“杜义德同志,有什么事吗?”小平同志亲切地询问道。

“首长,我想请几天假!”说完这话,杜义德沉默了,场面再次陷入了僵局。

图6

挺进大别山本就是艰难之举,此时红军的队伍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杜义德在军中的角色十分重要,对于刘邓二人来说,实在不愿轻易放杜义德离去。

但小平同志素来体贴下属,对于军中各战士的情况也略有了解,关于杜义德的生平事迹他也记在心里,如今回到了他的家乡,再联想到杜义德如今的神情,小平同志一下子明白了杜义德的苦衷。

“是你父亲的事情吗?”小平同志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我的父亲在我跟随红军离乡后被反动派还乡团给迫害了,我想回去报仇!”杜义德神色凝重地回答道。

图7

小平同志稍加思索了片刻,杜义德心中也十分忐忑,作为一个老党员,他十分清楚队伍如今的困局,此时本不该提出这个请求,但他心中的父亲已经等这一刻太久了!

“义德同志,你的申请,我批准了,另外我再批你一挺机枪,谨慎用,活着归来!”小平同志看着杜义德坚定地说道。“唯有一事,行动中切不可伤及无辜。”

杜义德听到小平同志的回答,心中肃然起敬,只能回以军礼表达谢意,随即转身离去。

图8

杜义德轻装便衣,携带机枪向着心中的方向前进,终于赶在日落之前抵达了。当年杀害杜父的还乡团士兵,这些年他早已探查清楚,很快他便找到一处敌人的必经之地等待埋伏。

杜义德找了一处制高点,观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,待到他们脱离大部队时,杜义德看准时机,快、准、狠地将机枪对准敌人疯狂扫射,等敌人发现,队伍已经死了大半。

夜幕中,他们看不见杜义德究竟在哪里。这一次,杜义德在暗,他们在明。

图9

可这种明暗却远非正邪,顷刻间,杜义德就将这百余人消灭,一把火丢在了他们的尸体上,转身离去。

伴随着仇人逝去的还有杜义德心中的伤痛,这一刻,他等得太久了。

复仇成功后,杜义德骑上快马回到了军中,将一挺机枪完璧归赵,小平同志欣慰地笑了。他知道,杜义德一定能行,要说小平同志为何这么相信杜义德,那还要从杜义德的生平履历开始说起。

谁人知是放牛郎

“风萧萧兮,易水寒”

“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

当年杜义德拜别母亲,从此跟随西路军长征之后,杜义德的母亲便知道,孩子这一去势必前路坎坷,但她也深深地明白,杜义德的所作所为也是杜父在天之灵希望看到的。

图10

杜母从不埋怨儿子无法回家,或是将生死置之度外,她只是照常在家乡干农活,过着低调的日子。

事实证明,杜母是有先见之明的。西路军的长征之行并不顺利,杜义德一行人最终惨败退到了石窝山上,与出行前的士气昂扬不同,大家都陷入了低迷的状态。总部最终决定,将剩余的部队分编成左右两个支队,独立行动。

杜义德与副总指挥王树声一同被编入了右支队,向着祁连山进军。

图11

长征之路的确萧条,翻过雪山,再见到的还是风吹草地一望无际,紧接着又是一座座山峰......除了右支队,没有一点生物活动的痕迹。天气犹如战士们的心境一般寒冷,队伍被冻得宛如一支没有了生命的雪条。

大家顶着风雪,挖草根、啃树皮是常态,偶尔还要将挖来的树皮分给战友才能活下来。

是啊,那个时候的西路军,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胜利。

图12

1937年,杜义德终于越过了祁连山,成功与总部的“援西军”汇合返回了延安。这时的杜义德明白了知识的重要性,他积极地学习,加入了红军大学第二期,随后又进入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

小平同志后来这样评价他:他是司令员兼政委,能文能武。

事实的确如此,1939年,日寇入侵的嚣张气焰如日中天,生性勇猛的杜义德本想与日军大干一场,却不料这时天降大任。

图13

刘伯承与小平同志找到杜义德,告诉他组织上决定调他前往随营学校做副校长,这可把杜义德急坏了。

“我怎么能行呢?我只会打仗,这个大梁我恐怕挑不起来。”杜义德十分耿直地说道。

小平同志接着说:“义德同志,组织相信你,你读过抗大,又担任过支队长,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帮助你,打仗有的是机会!”

图14

听完小平同志的话语,杜义德安心多了,这才转身投入到学校,给两千多人扫盲、教语文、学算术,做了一件极其伟大的事情。

1942年,杜义德被任命为冀南军区第2军分区司令员,后又兼任政治委员和地委书记,终于到了能够上战场的时刻,杜义德的队伍却遭受了数次围攻,损失重大。

4月29日,日伪军异常集结,向着冀南抗日根据地发起进攻,他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,这一天恰逢狂风肆虐、沙尘飞扬,像是天不该绝我军力量一般,犹如一条黄龙阻挡了日寇的进攻。

图15

杜义德也没有坐以待毙,一声令下发起进攻,众人在杜义德的指挥下实施突围行动。杜义德骑着马飞舞在战场上,一颗炮弹却落在了他的身边,他从马背一跃而下还是不幸被弹片击中,大腿内侧血流不止,他却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弹片拔出,扯下一块纱布随意包扎后又投入了战斗......

这场战斗被称为“4·29铁壁大合围”,但就是这样的“铁壁”,杜义德也靠着一腔孤勇带着队伍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,成功转移。

图16

像这样的抗日战争,杜义德指挥过无数次,每一次都是用命相博,他曾说过一句粗话:“不是他们捅死我,就是我捅死他们。”

就是靠着这样的意志,杜义德没有牺牲在抗日前线,终于等来了黎明的曙光。

1945年,日本宣布投降,中国进入了解放战争时期。1946年,杜义德被任命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政治委员,随刘邓二人挺进大别山,全歼国民党第3师。

图17

消息传回延安,毛主席十分激动,连连称赞着说道:“甚好甚慰”。

这次全歼国民党第3师的结果,正是由杜义德所在的第6纵队担任总攻打下的完美战役。当时杜义德所面临的敌人是素来自傲的国民党第3师师长赵锡田,赵锡田还曾扬言“不用两个星期就可以占领整个冀鲁豫,把刘伯承赶到太行山上去”,看透这一点,杜义德就给他来了一招“诱敌深入”。

图18

战争打响,赵锡田紧追着刘伯承带领的主力军、第6纵队不放,认为拿下一个小队毫无压力,正是因此,赵锡田沿着杜义德的脚步,一路进攻到大杨湖地区,而这,正是杜义德为他修建的“墓地”。

当晚22时30分,信号灯划破了大杨湖的夜空,杜义德率部发起总攻,以全部性命做代价与赵锡田来了一个鱼死网破。

正所谓峡谷相逢,勇者胜!

图19

血战3天后,赵锡田终于撑不住了,但来时容易,去时难!杜义德千方百计引诱他前来,又怎可能放他归去呢?

赵锡田最终陷入了杜义德的天罗地网,不但自己被活捉,第3师也全军覆没。这一仗让国民党损失惨重,杜义德的神机妙算也被广泛传播,受到中央军委主席的赞许,杜义德喜笑颜开,刘邓首长也对他投来了赞许的目光,这也是为何小平同志会如此信任杜义德的原因。

杜义德不但勇猛果敢,还才智过人,新中国解放后更是成为了开国中将,但谁会知道他曾经也只是个放牛郎。

投身革命吧

1912年,杜义德出生在湖北武汉黄陂,家中加上他也有数十口人,因此从小便过着清贫的日子。到了读书的年纪,才刚刚进入私塾,八九个月后,转眼他的弟弟又降生了,家中供不起他读书,便只好辍学。

图20

杜义德并没有怨天尤人,他勤奋踏实的性格也铸就了将来。辍学回家后,杜义德不想在家当个“无用”的人,便去给地主放牛,每每看到其他同龄人下学,他也总是心生渴望。

杜义德的童年就在牛群中度过,虽然清贫,倒也洒脱。杜义德长到15岁后,便离家前往武汉,成为了一名学徒。武汉的生活十分艰苦,杜义德一边学习一边被革命宣传熏陶,他听到革命队伍中说人人平等,听到呼吁中喊道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,共建新中国”的口号,他的心情好似也被振奋。

图21

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,杜义德做学徒的日子受尽了老板的欺凌,除了日常需要做的工作,甚至还需要为老板一家驱使。做的不好就是一顿数落,不给饭吃。

这样的生活让杜义德厌倦,好消息也随着冬日传来。1925年秋冬,黄、麻两县分别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和共青团特别支部,1927年,果真有一支红军队伍来到了木兰山的塔耳岗区,消息振奋了人民,而这时的杜义德也已经加入了农民协会。

等待红军来到的过程中,杜义德于1928年加入了赤卫军,1929年,他终于与100多名赤卫军一同加入了红军队伍,正式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。

图22

军中生活的艰苦与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,让他深刻明白了“珍惜”的重要性,直到新中国成立,杜义德也从未停止以身作则。

每次到部队、地方上视察,从不让铺张浪费,有一次一个地方官员得知杜义德要来,连忙清扫、备好佳宴款待杜义德,杜义德见到后十分不高兴,立刻让人撤掉,换了一盘青菜。

或许会有人说他为何不懂军民的用心,为何不能通融一次,但对于杜义德而言,这是原则,也是榜样,只有从上到下都是一派清廉之风,社会才会欣欣向荣。

图23

2009年9月5日18时37分,杜义德将军因病救治无效在北京逝世,享年98岁。他的一生简单而又热烈,他的一生无愧于天地,唯独亏欠于父母,幸好最终他家仇得报,没有抱憾终身,但我想,即便再来一次,他的父亲也依然希望他投身革命吧!

posted @ 22-07-07 09:33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九歌彩票平台,九歌彩票官网,九歌彩票网址,九歌彩票下载,九歌彩票app,九歌彩票开户,九歌彩票投注,九歌彩票购彩,九歌彩票注册,九歌彩票登录,九歌彩票邀请码,九歌彩票技巧,九歌彩票手机版,九歌彩票靠谱吗,九歌彩票走势图,九歌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九歌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